首页 包含“ 二手奢侈品 ”话题的信息
  • 日本二手商突然入局中国二手市场,古驰意欲何为?

    日本二手商突然入局中国二手市场,古驰意欲何为?

    奢侈品品牌的中国本土之路探索动作频频

    此次入局中国二手市场为哪般?

    据天眼查显示,奢侈品牌古驰(Gucci)关联公司古驰(中国)贸易有限公司在经营范围里新增了“二手日用百货的零售”等项目。乍看之下,品牌似乎有意入局中国的二手市场。

    其实,古驰对于二手市场的野心已经有所表露。今年3月,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与美国老虎环球基金共同向二手奢侈平台Vestiaire Collective投资1.78亿欧元。此举使得Vestiaire Collective网站的市场估值大涨,超过10亿美元。而根据Vestiaire Collective公司公布的数据,其欧美客户衣橱中的转售单品比例年年增涨,出售二手单品的比例达到21%,而且62%的受访者表示会更常在网上二手平台购买商品。

    看准二手奢侈品市场的潜力,开云集团CEO 弗朗西斯曾表示,“现今的二手奢侈品是极具潜力的未来趋势,尤其对于年轻消费者而言,我们不该忽视它,要抓住这个机会,为我们的客户提供价值,并影响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

    至于中国本土的二手市场,咨询机构贝恩公司发布的《2020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研究报告春季版》预测,到2025年,中国消费者对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贡献率将达50%。

    不过刚刚升温的国内二手交易还只是个开始。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连续两年贡献全世界40%以上的奢侈品销售额,但二手流通率仅在3%左右,远远低于20%的世界平均水平。

    此前,奢侈品牌一直极力避开二手交易市场,担心二手交易会削减其高端定位,影响销售。但在大势所趋之下,奢侈品集团不得已纷纷拥抱二手市场。事实上,奢侈品与二手市场握手言和是一个矛盾的过程。二手奢侈品市场里,最大的问题是“真假难辨”。奢侈品每年花费大量的投资打假,而在二手奢侈品市场却存在假货滋生的现象。由于缺乏足够资深的鉴定人才,缺少体系规范,在识别真假上存在大缺口,这导致了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尚不成熟。后续古驰将如何开展二手相关业务,我们将持续关注。

    从普拉达(Prada)入驻天猫,到蔻驰(Coach)从小红书App入局,到葆蝶家(Bottega Veneta)专注微信小程序商城,奢侈品品牌的中国本土之路探索动作频频,且各有各的方式和特色。最终哪条路走得更加顺畅,还需要根据市场的结果见分晓。

    中国服饰

    库存资讯 337 2022/05/08
  • 如何正确选择二手奢侈品闲置交易平台

    如何正确选择二手奢侈品闲置交易平台

    提到二手奢侈品最先想到的就是日本,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经历了“商品大爆炸”后的萧条,人们开始减少购置奢侈品,并会出售掉自己的闲置奢侈品。也正是这段时间形成了全球最大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近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人对于奢侈品的需求与日俱增,从而催生了奢侈品品牌的不断涌入,大量的奢侈品富余闲置。正因如此才衍生了二手奢侈品闲置平台。

    二手闲置奢侈品平台的出现不仅解决了消费者闲置的问题,还提升了生活品质,更是对节约社会资源为环保做出了贡献。但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一定要选择有着足够保障的正规二手奢侈品闲置交易平台。比如优奢易拍APP优奢易拍二手奢侈品平台是一家专注于二手奢侈品领域的​‌‌综合性机构,服务内容涵盖了奢侈品鉴定,奢侈品回收寄卖,及二手奢侈品销售工作,为有二手奢侈品交易需求的人提供了一个专业靠谱的平台,其鉴定权威性得到了大众的认可,维权成功的案例也不在少数。且在目前大部分二手奢侈品APP都会收取5%到15%不等的寄卖佣金的情况下,优奢易拍在众多二手平台中是唯一一家寄卖不收取任何佣金的平台,APP新增的社区服务,更为广大消费者及个人卖家提供了便利和交易保障。

    如果是批量出售二手货物、求购二手货物,可以去第一库存网,成交就在弹指之间。

    二手奢侈品闲置交易平台为广大爱好奢侈品的人提供了便利,奢侈品也不再是一种可望不可即的商品,通过对优奢易拍二手奢侈品的了解,该如何选择靠谱的二手奢侈品闲置平台APP,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了答案。(奢侈品鉴定

    库存资讯 311 2022/04/18
  • 探访成都中古店,揭秘二手奢侈品生意是如何爆火起来的?

    探访成都中古店,揭秘二手奢侈品生意是如何爆火起来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二手奢侈品市场在中国变得炙手可热。
    根据贝恩公司发布的《2020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挡》报告,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销售额将下降23%,但中国内地在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占比翻了一番。
    有一次,销售额实现了48%的高增长。
    报告还预测,到2025年,中国国内市场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
    这表明国内市场对奢侈品的消费需求和能力令人惊叹。
    奢侈品存量的持续增长为二手奢侈品交易在国内市场的崛起提供了沃土,也为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后续扩张预留了足够的空间。
    那么,二手奢侈品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变得“有味道”的呢?
    他们被谁买下了?
    这是一项什么样的业务?
    不要拿二手的不合适的奢侈品。
    伴随着二手奢侈品在国内市场的火爆,也出现了“中世纪”的概念。
    在熟悉这一圈子的人中,二手奢侈品店也被称为“二手店”。
    “中世纪”一词最初来自日本,在日语中的意思是“二手”。
    然而,随着中世纪市场的不断发展,中世纪不仅指二手商品,还指具有收藏价值的奢侈古董。
    二手奢侈品生意之所以能在中国兴起,首先是因为人们的“二手货”意识升级了。
    在老一辈人眼里,“二手”就是破烂、浪费、垃圾。
    买二手货就是害羞,买二手奢侈品就是“发胖”。
    然而,随着新生代的崛起,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变化,购买二手奢侈品逐渐被社会认可。
    在中世纪的文化圈里,购买二手商品并不是一件难事。
    据小尚走访的这家店老板介绍,来她店购买商品的顾客有不同的目的。
    有人想找完好无损的高品质手袋,但价格比专柜低;出于款式偏好,我想找这里已经下架的手袋;有人是为了收藏,想找世界上极少或已经停产的绝版手袋。
    在逛店的过程中,小商家随机采访了一位来淘宝的顾客,问他为什么选择购买二手包。
    该客户坦言,自己今年6月才大学毕业,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实习。
    想到即将正式步入社会,她本应给自己配上一套有《一排面》的装备,但目前她的经济实力有限,柜台里的袋子价格又太高。
    她认为,选择质量更好的二手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你过了一段时间不喜欢这个包,你仍然可以按买入价或稍微低一点的价格出售。
    这位顾客的想法很有代表性,也反映了二手奢侈品包流行的原因之一--起步价低于专柜,既满足了一时的喜好,又能持续保值。
    据店主介绍,很多顾客因为喜欢某款包包的款式而最终买单,但人们的喜好会发生变化,一段时间后可能会被新款式所吸引。
    只要爱护、定期保养,将手中的包按收购价出售并非不可能。
    如果它是限量版款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甚至可能会升值。
    如此一来,其实一点也不亏。
    高性价比、高选择性、高附加值、高附加值.。
    诸多优势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转向二手奢侈品市场。

    谁在支撑万亿二手奢侈品市场?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奢侈品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指出,中国近十年的奢侈品存量约为四万亿人民币。但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仅占奢侈品行业市场规模的 5%,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二手奢侈品消费额可达奢侈品消费额的 20% 以上,甚至 30%。这说明,我国二手奢侈品市场仍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

    照目前我国的二手奢侈品发展的迅猛态势来看,预计在不远的将来,我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就可达万亿规模。

    那么,是谁撑起了这个价值万亿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呢?

    贝恩咨询的报告显示,中国二手奢侈品消费者中有52%的人年龄在30岁以下;奢侈品二手交易平台红布林的平台数据报告称,有超过70%的消费人群为90后及00后

    可以说,Z世代人群撑起了价值万亿的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半壁江山。与老一辈人相比,Z世代人群更愿意为自己的喜好买单,“眼球经济”时代,在自己的穿着或配饰上投入更多,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店主说,从合伙开店到独立开店,她自己深切感受到了中古奢侈包市场的一些变化。在二手奢侈品在成都市场刚开始兴起时,顾客大部分是有消费能力的白领阶层女性,她们对奢侈品包有一定的了解和研究,到店后有相对明确的购买目标和需求。

    去年疫情缓解后,店主在成都市中心开了这家新店。她发现,顾客群体在近两年发生了一些变化,95后甚至00后的顾客比例开始增多,其中也包括很多在校大学生。有的顾客进店后只知道LV、GUCCI等品牌泛名,对款式和型号不甚了解,“她们只是想买一个名牌包包而已”。

    这种变化的背后,正说明二手奢侈品市场不再是一个小众市场,很多人开始了解到中古店这类购物渠道。二手奢侈品市场正朝着越来越大众化的趋势发展,将来甚至有发展成为一种独立而完善的市场体系,就像二手车、二手房一样。开一家二手奢侈品店需要考虑什么?

    二手奢侈品买卖无非是通过两种途径——线上电商平台交易和线下门店交易

    尽管线上交易平台让买卖变得简单,但鉴于二手奢侈品市场鱼目混珠的现象时有发生,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通过线下门店去淘自己心仪的单品。

    那么,开一家二手奢侈品线下门店需要考虑哪些问题呢?

    前期准备

    开一家二手奢侈品门店,首先需要的是对这个行业有热爱之心,毕竟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其次,需要一定的奢侈品鉴定能力,这是作为一个从业人员最基本的要求;最后,在开店前需要积累优质的货源渠道,这是为了这门生意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一定成本的支撑。据店主介绍,为了开这家店,前前后后共投入了几十万元。目前已经积淀下了很多忠实顾客,店主深谙“私域流量”的重要性,生意也从线下做到了线上,“朋友圈”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门店选址

    不同于一般的二手商品交易,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顾客其本质还是对生活有所追求的人。同时,由于奢侈品客单价较高的特性,二手奢侈品门店一般都会选择在年轻人聚集度高、消费活力大的商圈里。

    据店主介绍,当初选择将门店落址于此颇费了一番周章,考察对比了很多地方后,才最终决定落址于此。门店位于一家咖啡店入口处,咖啡店与中古店这两者调性互为补充,相得益彰。潍坊生意转让,潍坊店铺转让,潍坊商铺转让,潍坊孵化器,潍坊产业园,潍坊物流园,潍坊门面转让,潍坊店面转让 - 快租网

    潍坊生意转让频道,每日更新最全最新海量潍坊店铺,商铺,门面,店面转让信息,生意转让信息人工审核真实有效,网上查找|发布潍坊店铺生意转让信息,就上快租网

    据安居客统计数据显示,此商圈的平均租金近5元/㎡/天,尽管高于成都商铺平均租金,但在店主看来依然很值得,其看中的就是目标顾客群体的高覆盖率

    另外,要吸引来往顾客的目光,在门头设计和门店装修上也需要下足功夫,不一定要“壕气”,但一定要有特色。由于二手奢侈品天然地带有“时间的味道”,因此古典而又沉稳的“美式复古”风格是很多中古店的装修风格选择。

    二手奢侈品既然是“二手”商品,其货源一定是来自于市面上的存量奢侈品。店家通过固有的合作渠道从全球各地搜罗二手正品货源,通过保养和修复处理,让商品达到上架售卖的标准。

    据了解,以箱包和皮具为例,日本是中国众多二手店的主要海外供应国,也是中国众多二手货的发源地。
    收集尽可能多的不同时代、风格和型号的复古手袋是每个店主的理想。
    毕竟,一家好的中世纪商店不仅仅是一家商店,而更像是一座“二手袋博物馆”。
    如今,“中世纪”的意义已不再局限于“二手商品”,它正在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俘获了一群发烧友的心。
    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新兴市场类型,二手奢侈品市场仍存在诸多问题,如眼花缭乱现象、缺乏健全有力的行业监管体系、售后质保服务不如传统实体店等,这些问题对于这个不断增长的市场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与此同时,随着二手奢侈品市场的日益壮大,也不时出现一些反对的声音。
    在一些人看来,购买二手奢侈品是一种过度消费的扭曲观点,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而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发展是建立在消费者“自欺欺人”的快感上的。
    不管这种观点是否偏颇,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万亿美元的蓝海市场正在等待越来越多的人去抓住和改善。(快租网商业地产

    库存资讯 665 2022/04/11
  • 二手奢侈品走俏,电商平台火了,为何私域流量玩家也乐了?

    二手奢侈品走俏,电商平台火了,为何私域流量玩家也乐了?

    她们即便喝三个月的西北风也抵不上这一句:“这包包可真配你,背上去气质瞬间不一样了。”

    刚加完班的圆圆背着Gucci的那款老花包,在公司门口等着电梯。刚巧上个月新来的实习生也下班了,一模一样的包包格外扎眼,不由得吸引了她的目光。

    果然,奢侈品包包就是职场社交的敲门砖,两个人很快热络地聊了起来。年轻女性,谁没个包包?就像是初高中生如果没有一双名牌球鞋,就宛如丧失了优先择友权。

    为什么二手奢侈品火了?

    时间回到几年前,至少对于大部分年轻人而言,“奢侈品”这一词汇会让他们望而却步。但随着市场和需求的不断发展,奢侈品正以“二手”的变通方式上演着“抢滩登陆”。

    “二奢”这个存在已久的小众行业,近一年多来已经进入了井喷式的增长期。在6月份贝恩咨询发布的2021年个人奢侈品消费报告中显示,2021年全球奢侈品市场规模将在2800至2950亿欧元之间,这也让二手奢侈品市场充满了想象力。

    于是乎,国内“二奢”市场开始涌入越来越多的资本和创业者,不过其中的一些新热点或许会出乎很多人的预料。

    赴美留学后归国的Anna是个典型的年轻买家,23岁的她家境优越,每年都会买1~2个大牌包包。按道理她并不算是“二奢”典型的受众,但她却表示,“同样是奢侈品大牌,价格却只有原价的二分之一甚至更低,1个换2个多划算。某些限量款还会有投资潜力,比起专柜里摆放的新品,二手货对我更有吸引力。”

    去年4月因疫情回国后,Anna就成了“二奢”的忠实买家,从最初在朋友间或者咸鱼上购买,到现在去周边城市的线下店(加了不少中古店老板的微信)不停淘货,说起购买二奢的经验,Anna可谓头头是道。

    广告人圆圆也是“二奢”的忠实顾客,身处广告行业,手边大牌包包的“出镜率”总是很高。“不管是客户还是同事,总会换着花样背着LV、Gucci或是Chanel,必须要跟上呀,”圆圆说起这个话题情绪莫名的复杂。

    “上学的时候背几百块的Nike,CK也从没觉得有问题,但工作后确实需要一只LV来获得身份与实力的认同。没有一个大牌包包,总显得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但动辄上万的价格让人望而却步。并非人人都是‘大户’偶然间了解到一些同事的大牌包其实是二手的,几千块钱能满足小小的梦想”。圆圆被同事带着加入二奢阵营,购买了人生第一只大牌包包。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同事、朋友,推荐过来的卖家也都是认识的,肯定不会买到假货,”由于银两不足,她只能通过二手奢侈品代购来“调整”自己的身份属性。个人喜好、增值、身份认同、归属感,或是所谓的故事与情怀,每个二手奢侈品包都有它背后的故事。

    为此,很多二手奢侈品店的店主想要突出产品力,也都会采用同一套话术——“买二手买的不仅是性价比,还买了背后的故事”。

    或许,这句话不仅是商家的营销话术。需求带动市场,这已经是大家普遍接受的一种消费理念——为物质背后的文化买单。在悦人悦己的需求下,在鄙视山寨和高仿的氛围下,有限的资金和无限的需求搭建起了“二奢”的热潮……

    谁在卖二手奢侈品?

    “干这行的,谁没收过几只假包?”张婷笑着说道。现在有多轻描淡写,几年前被骗的时候就有多愤愤不平。

    张婷是上海一家二手奢侈品工作室的老板,出于兴趣,早年间她自费3万来到杭州,跟着某微博大V学习奢侈品鉴定。“最开始是自己喜欢,还被假货骗过,脑子一热就在杭州待了整整6个月,整天研究各种奢侈品包。”

    有了专业技能的张婷,两年前摇身一变成为了“行业专家”,先是从朋友圈打开市场,“我帮朋友免费鉴定,自己也做微博、B站的开箱视频,还会在抖音上分享一些鉴定包包和鞋品的小技巧。”这些举措,都顺理成章地为张婷带来了很多潜在客户。

    “大家都说现在是知识付费的时代,我的鉴定知识也是需要付费的,除了最开始的一些老用户,后面进群的都会收66块年费。我觉得一方面收费保证了用户质量,至少他们肯定是有购买需求的,一方面也是我知识的变现。” 张婷这样描述自己的“二奢”微信群。

    2019年初自立门户之后,张婷逐渐开始扩张自己的业务版图,从二手奢侈品的鉴定、回收到售卖,再到保养和维修。当然,二奢圈子要做好生意,不仅要会卖货,还要学会“待人接物”之道。

    张婷分享了一个工作中的插曲。有个小姑娘跟两个姐妹一起来做名包的保养,那是个号称花了近10万元购买的“爱马仕Alligator Constance”。张婷的员工在一番鉴定后发现包有问题,直接就说了句“假的”,当时场面十分尴尬,弄得小姑娘下不来台,直接把包丢在了柜台。

    后来听说小姑娘回家大闹,订完婚的小情侣,因为男方买的这个包说分就分了。“这种情况,当然要委婉地说鉴定不了,或者做不了维护,哪能明着拆台呀!”在张婷看来,在这个圈子里做生意可以说处处都是学问。

    去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工作室开不了门,生意一度停滞。张婷只能把“微商”作为自己的主战场,不断在朋友圈刷“存在感”,不知不觉中微信群积攒了近300个人,大家没事的时候就在群里拉拉家常,也会互相转卖些奢侈品。当然,对张婷而言最重要的是在群里可以更直接地卖货。借着“私域流量”和用户需求的增长,张婷发现半年多时间业绩竟然翻了一番。

    同是“二奢”店主的刘雯,经营方式和张婷大同小异,不同的是因为前几年工作的积淀,她有KOL的加持。为扩大影响力,她时常邀请一些时尚圈的KOL来探店,“这一年多能明显感到一个趋势,就是年轻人买奢侈品的比率增加了很多,你不抓住用户的胃口,不对症下药肯定不行。”

    “KOL的粉丝消费能力不低,能帮我完成拉新这个环节,我店里的货都是流行款,能起到激活潜在消费者的功能,然后日常的一些信息分享就是留存客户,最后转化为下单和口碑的传播。”刘雯已然形成了一套关于私域流量的方法论,而且她认为微信群也不是长久之计,最近正在着手找人开发自己的小程序,面对市场潜流,她希望把自己的“二奢”生意做得更大。

    面对越来越多的线下中古店和二奢“微商”,难免会有一个疑问:这些二手奢侈品的货源都是从哪里来?二奢店家又是如何选品的呢?

    刘雯对懂懂笔记透露,早年的货源大多通过海外代购或者买家进口的,而现在,国内的二奢市场已经相当成熟,能够自给自足了,甚至有的商家还可以给海外市场供货。

    国人强大的购买力,真不是只是说说而已,这种强大到了何种程度呢?

    已经从“进口”变“出口”了。

    来自上海的年轻女孩儿Ellen如今在eBay上已经扮演了近三年的“倒爷”角色,她的二手奢侈品的生意在去年疫情之后仍有条不紊地开展着。Ellen会在国内的一些电商平台上回收1000-1300元左右的Coach,拿到货之后经过维护和打理,拍好照片再去eBay上设置一个7天的拍卖。

    通常情况下,她每次会挂出2-3只包,只要有人参与拍卖,就提前把包品发到英国的朋友那边暂存,之后通过DHL国际快递进行发货。事先,她不会告知买家商品是从国内发货的,“只要收货价低于行情价、低于卖客价我就有得赚,为了多赚点儿,我也会用自己的小号去抬一抬价,哈哈哈你懂的。”

    图片来源:Ellen提供

    此外她也在英国的Gumtree和eBay上回收一些价值5K-15K的二手LV包、2-3K的爱马仕小首饰等等。凭借逐渐向好的市场趋势,尽管算不上有多大的成绩,但Ellen将它作为另一个收入来源:每个月能有5-6单生意,增加几千元收入。

    “选Coach作为主要业务是因为比较好卖,价格比较便宜,适合刚工作没多久或者刚入圈的五六十岁女性,她们买的时候不会觉得心疼。LV因为多采用人造皮,所以低端款在国外的价格比国内利润空间大,倒腾起来也比较好赚一些。”从2018年到现在,Ellen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小3年了,她坦言近一年来生意确实有很大变化,“感觉年轻人原来越舍得花钱了,买包卖包的频率也快了不少”。

    年轻人的二奢哲学

    根据《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显示,如今年轻人买二手奢侈品的占比不低。

    毕竟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能实现LV、Gucci“自由”,加上奢侈品门店柜员那种“意味深长”的态度,以及某些产品一等就是3个月的配货时间,很多年轻人宁愿利用二奢渠道喜提人生中第一个大Logo。

    2016~2025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及预测(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相对于奢侈品店的柜员,朋友圈里、社交网络、买家群里的二奢商家确实热情,还会手把手传授知识,还将“二手”这个概念包装成“中古,或者叫Vintage”。这就给购买二奢的顾客贴上了“态度,格调,复古,文艺”等标签。

    年轻等于流量、年轻还等于购买力。

    年轻人虽然没钱,但是舍得花钱,喝三个月的西北风也抵不上这一句:“这包可真配你,背上去气质瞬间不一样了。”

    对二奢的风靡,舆论一直褒贬不一,说虚荣也好、炫富也罢,这都是一种社会现象,其背后的文化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寄生在年轻人心里。消费群体无非是想通过自己以为的方式,来获得社会更深层次的认可。

    虽然奢侈品都是工业化产物,但二手奢侈品的价格却不时能卖出古董的气势。Anna就买过一只二手的爱马仕的菜篮子,背了一段时间后准备出手再换个新包,没想到还赚了3千多。中国的二手奢侈品越来越多,为何价格反而越来越高?

    无非是市场带动价格,供不应求。

    年轻的女性是“二奢”最大的购买人群,随着社交平台上对于“二手”概念的包装,一个个消费主义陷阱被埋下,购买“二奢”还逐渐演变成了循环利用、减少碳排放的环保行为。

    其实二手奢侈品行业在国内已有十多年。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与直播电商的爆发,部分00后也加入了“二奢”购买的大军。如此市场条件下,“二奢”的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在“二奢”电商领域,新出现的平台型创业企业如只二、妃鱼、心上、红布林、胖虎网等交易平台在近一年多时间里都获得过数百万到千万元级别的融资,但是这些平台型企业的壮大,并没与影响到私域流量在二奢市场的兴起。

    以前的奢侈品可能10个人有一个,现在的奢侈品可能1个人有10个,当然,估计里面有8个都是二手的。按理说,二奢这种高客单价、非标的商品对于“信任度”、“口碑”、“性价比”有着较高的要求,似乎个体在这样一个市场中很难建立起完善的商业模式。但是如今越来越多的商家(个体)通过私域流量的势能,却在上述三个方面逐渐与大平台开始分庭抗礼。

    这或许正是二手奢侈品行业未来值得关注的一个现象。

    【尾声】

    奢侈品本是为了服务一部分人,而当越来越多普通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二奢”注定在这过程中成为风口。据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中国二手闲置年交易额在2018年为7420亿,2019年为9646亿;而在2020年则飙升至12540亿,而这个万亿规模还是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

    “明星也在买二手奢侈品”、“这包绝版了,只能是二手的”、“我这包二手的,可划算了”。更包容和开放的心态,让二手奢侈品市场开始兴起,也开始了更多的变化。要知道,“二奢”并不是个新鲜词,过去中国数字化进程的狂飙突进中,与奢侈品相关的行业在快速迭代兴起,在“互联网+循环经济”风口下,这种势能也在潜移默化地告诉年轻人——不用吃土就能够享受品质生活。

    从去年疫情期间到现在,二手奢侈品也在向电商直播领域渗透。懂懂笔记了解到,一些线上主播通过成色、易搭配程度、质量、市面上的欢迎程度来选品,而“二奢”高额的客单价意味着主播拿到手的佣金,比寻常主播要高出好几倍,因此有备而来的主播圈也开始了“二奢的进击”。

    一奢:注重品牌文化;二奢:注重性价比。绝大多数“二奢”一出场就是为了解决因价格带来的购买压力。有交流对象告诉懂懂笔记,她感觉二奢电商平台上的价格其实并不很实惠,而且对里面售卖的货品来源仍感到不踏实。相比之下,熟人圈子或者是认识多年的某二奢中古店老板娘,反而会更踏实。

    实际上,私域流量的获客成本更低,而且能够反复推广,店主无需付费就可以将信息推送给客户,并多次触达。这不仅可以减少引流获客的成本,还能有很好的转化作用,或许这就是“二奢”私域流量兴起的原因之一。

    当然,私域流量池也会鱼龙混杂,二奢在这个领域难免会遭遇泥沙俱下的情况,现在的群聊里,怎么可能没几个“托儿”。“好好看,我要下单”、“这可是经典款,听说再过几年就停产了,到时候得涨价,买它”…… 一番“挑逗”下来,普通卖家内心的购买欲就会从30%涨到80%。

    但即便如此,很多年轻消费者也不愿意去线下门店看着奢侈品店员那张难掩势利的脸,更不愿意去二手奢侈品平台面对那些仍显虚高的价格,在她们看来,与其如此不如在家睡衣拖鞋、素面朝天,看着朋友圈、逛着二奢群来得痛快。(懂懂笔记

    库存资讯 307 2022/04/07
  • 这间二手手袋交易平台的转售概念 让旧物有了崭新生命!

    这间二手手袋交易平台的转售概念 让旧物有了崭新生命!

    女人永远都会有购不完的手袋,所以总是需要腾出一些空间和「资源」,才能让新的手袋入住,也得以让旧手袋有崭新的生命。虽然二手奢侈品的交换与贩卖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但受到许多时尚杂志(如《Vogue》、《Forbes》、《Elle》、《WWD》…等)争相报导的美国二手手袋交易平台 Rebag,因特别给了购买者和贩卖者十足的保障和福利,而受到许多时尚与名人的热爱。

    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Rebag在奢侈品二手市场中脱颖而出,且不断拓展实体店铺呢?

    # 转卖奢侈手袋的崭新服务模式

    由创办人Erwan Delacroix和Charles-Albert Gorra于2014年所共同创立的Rebag,与以往奢侈品二手贩卖商不同的是,除了确保所有奢侈品来源为正品,清楚标示什么样的损坏状况是可接受与不可接受之外,在许多城市设有实体店铺,让消费者可亲自上门选购;而个人卖家则可透过Rebag官网上传包款的清楚照片(或直接带至店内),并在一天工作日之内接收到报价,如果报价满意,卖家则可以通过Rebag免费寄送服务将欲售商品寄到公司,通过全面性检查和鉴定之后,Rebag则会在2-3工作日支付卖家货款,迅速又有效率的程序,让Rebag拥有相当多样且充足的货源。

    而不同于以往二手商品店以寄卖服务,Rebag拥有超过60个知名设计师品牌,对于收购有非常严格且明确的标准,直接买断二手商品的措施不仅能够让卖家快速拿到货款,其实隐约也能促进买气(毕竟女人对于手袋是永远匮乏的),快速又便利的服务,累积了不少主顾客的信赖;另一方面,对于购买二手手袋的消费者来说,也不用太过担心货物来源不明或是质量有无法接受的瑕疵,又能以较低价钱购入心心念念的手袋,满足对于奢侈手袋的需求,也能兼顾荷包。

    # 强大的金援后盾

    但要预先支付货款给卖家,背后一定要强大的金援后盾。

    Rebag在2019年3月公布已经累计获得5200万美元的投资,包含私募基金Novator和原有投资方General Catalyst和FJ Labs参投,换句话说,Rebag除了稳固拥有预先付款给卖家的优势之外,也增加了拓展商业版图的资金。Charles Gorra在接受《Fashionista》访谈时提到:「自2017年开设第一家实体店铺以来,创下了难以置信的成功。消费者还是希望能在购买前触模和感觉所将购买的商品。」

    目前Rebag在纽约、加州、佛罗里达拥有七家实体店铺,未来也预计将商店拓展至美国全国,从城市街区到豪华商场,当然更希望能够遍及全世界,因为相较起其他奢侈品二手贩卖商来说,经营模式已经走向截然不同的方向。

    # 积极拓展潜在市场

    Charles Gorra也认为就二手奢侈品而言,还算是一个「尚未开发完全」的市场,仍然有非常多的潜力。Rebag将以往的被动等待客户上门的模式化为主动开发,不断主动开发新的客户,尤其是针对那些不习惯抛售奢侈手袋或觉得贩卖手袋非常麻烦的拥有者,让他们发现原来在 Rebag贩卖一点也不麻烦;同时,Rebag也与造型师和专属个人采购专家合作,甚至可以透过Rebag Infinity租赁服务,用腻了就换,带来不少新的商机。

    Rebag也在自己的网站上提供在线杂志服务,透过穿搭、形象照,历史介绍,名人加持等的为包款宣传。此外,部分资金也会用来提高技术系统,制定更完善的奢侈品评估工具,让二手收购变得更加简便,但一样能维持一定水平,如此一来,将商业版图拓展至国际就不是一件难事。

    Rebag的诞生不只是改变了整个二手包袋市场,连同消费模式也有了重大影响;奢侈二手商品的市场潜力不容小觑,消费者也愈来愈将手袋购买视为投资形式,转售服务不但可以激活整个时尚市场,也能为购物型态带来新的转机。(femin

    库存资讯 484 2022/04/07
  • 闲置的二手奢侈品在哪里卖比较划算呢?

    闲置的二手奢侈品在哪里卖比较划算呢?

    现如今大家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了,会注重追求物质和精神方面的享受。在物质方面奢侈品就成为标准,以至于一些奢侈品手表、包包、珠宝首饰等的消费力度上涨了不少。当然,随之而来的昂贵奢侈品闲置的问题,也为不少消费者带来困惑:这些闲置的二手奢侈品在哪里卖掉比较划算?

    事实上,在众多的二手回收渠道,并不是随随便便一家都可以给出非常精准且合理的二手回收价格,鱼龙混杂的局面还是比较明显。一些不法份子就是利用二手奢侈品回收这个行业,谋求对于自己十分有利高昂利润,全然置用户的利益于不顾。所以了解清楚二手奢侈品一般在哪里卖掉比较划算之后,肯定不会让你在卖掉奢侈品这件事上被压价了。今年天小e就跟大家聊聊天盟金e购在二手奢侈品回购方面的价格。

    通常,我们对于二手奢侈品手表,可以给出原价3-8折之内不等的二手回收价格来,上到顶级奢华档次的奢侈品手表,下到亲民档次的奢侈品手表,这里从来不拒绝大家卖掉的需求;而对于二手奢侈品包包的话,是可以给出原价4-8折之内的回收价格,还会根据包包热度、款式、品相、附件完整程度来综合给价,给出的价格绝对的划算;像奢侈品珠宝首饰的话,可以给出原价2-8折之内的回收价格,这么来看的话,二手奢侈品一般在哪卖掉比较划算,答案也就不言而喻了。大家可以带着自己闲置的奢侈品,拨打下方咨询电话联系我们。

    查看源图像

    闲置的二手奢侈品一般在哪卖掉比较划算,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大家关注的话题,与用户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了解清楚之后一定可以确保你们拿到更高的变现资金。综合考量之下,我们天盟金e购在划算这方面的优势还是比较大,给出的价格不仅合理,还时常可以排列到高价回收的行列里,也是众多用户亲身尝试过都说好的渠道之一。

    如果是批量二手出售、二手收购,去第一库存网,交易成交就在弹指之间。

    天盟金e购——黄金奢侈品保值流通平台,业务涵盖贵金属回购、二手奢侈品寄卖/抵押/置换/养护,平台拥有专业鉴定师及专业测金仪器,让客户闲置贵金属、二手奢侈品轻松变现。现已全面开放品牌加盟及代理合作,提供政策扶持,好开!好管!好赚!我们相信一个人走得很快、但一群人走得更远,期待与您共赢未来、共享财富!(天盟金e购

    库存资讯 497 2022/04/04
  • 都是谁在买二手奢侈品包包呢?

    都是谁在买二手奢侈品包包呢?

    包包是女人最好的宠物,对女人来说包治百病,据了解,网上买二手奢侈品包包的绝大多数是白领女性,他们喜欢这些奢侈品,却又没有足够的收入支撑奢侈品消费。由此催生了倒卖二手奢侈品赚钱的买卖。

    商人们心照不宣的定律是:哪里的奢侈品市场,哪里就有星火燎原的二手奢侈品店。在大牌包包迅速发展的一线城市,二手大牌包包市场也紧随其后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大牌包包遭遇二手市场是福还是祸?在我看来二手市场加快了世界大牌扩张的进程,让那些原本的大牌粉丝更加肆无忌惮频繁地买与卖,这才有了大牌包包在中国越来越奇迹的扩张速度。

    但是对于无权威鉴定机构的二手奢侈品买卖交易都存在着风险,消费者买到假货后“鉴定无门、维权无力”,监管部门执法无依据,让不法商家钻了不少空子。这些门店销售的商品真假难辨,且大部分商家不提供退换货服务。二手奢侈品交易中的鉴定保障也成了消费者最看重的关键点。

    库存资讯 299 2022/03/30
  • 受年轻人青睐 二手奢侈品市场持续升温

    受年轻人青睐 二手奢侈品市场持续升温
    年轻人环保意识增强,消费能力有限。
    二手奢侈品市场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更具性价比的选择,也让二手奢侈品市场拥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
    下图为消费者在北京三里屯一家奢侈品店内选购二手奢侈品


    随着消费观念的转变,二手奢侈品消费持续升温。
    新冠状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加上新一代消费者环保意识的增强,使这一趋势在我国更加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手奢侈品市场,路易威登、香奈儿等一线品牌更受用户青睐,年轻人甚至将购买二手奢侈品作为一种新的融资方式。
    一线大牌优先考虑。
    二手奢侈品交易如火如荼,线下二手店和线上平台都收获了不菲的流量。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访北京三里屯一家奢侈品店发现,店内顾客络绎不绝,出售的商品多为路易威登、香奈儿等顶级品牌的二手奢侈品。
    8月10日,红宝林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二手奢侈品消费榜单》(以下简称消费榜)显示,从红宝林全站2021年上半年的消费情况来看,二手奢侈品消费者更受青睐。
    路易威登、古驰、香奈儿、迪奥、爱马仕等大牌,其中,路易威登在红布林App上的搜索量超过3300万次,古驰的搜索量超过2400万次,香奈儿的搜索量超过1800万次。
    在款式选择方面,消费榜单显示,上半年用户青睐的包包系列前五名分别是:香奈儿Classic Flip、Gucci GGMarmont、Louis Vuitton Speedy、Hermes Birkin、Dior Lady Dior。
    时尚领域专家张培英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年轻人环保意识增强,消费能力有限。
    二手奢侈品市场为他们提供了更具性价比的新选择,二手奢侈品市场也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

    根据红宝林2020年数据报告,平台上超过70%的消费者是90后和00后。
    “在循环经济的浪潮下,‘闲置买卖’是一种环保、时尚的消费方式,让年轻人更好地享受品质生活,而不是‘吃土’。”
    在红盲创始人兼CEO徐伟看来,这不仅是消费理念的升级,更是环保意识和环保精神的升级,背后蕴含着巨大的时代机遇。
    今年上半年,红波灵平台上的《最强亲手采摘派对》用户购买订单量达到470单,相当于每天2.5单。
    洪布林表示,无论是用户消费金额还是用户消费订单量,多维度的数据显示,国内消费者对二手奢侈品的接受度和认可度在不断提升,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观念也在不断提升。
    开始生根发芽。
    投资和财富管理的新方式。
    在购买奢侈品时,人们更喜欢一线品牌的经典款式。
    在资深用户看来,购买一些经典的限量版新品或二手奢侈品,是一种新的理财方式。

    查看源图像

    消费榜单显示,上半年,部分用户通过倒卖爱马仕柏金橙色皮革复古肩包,净利润25213元。
    一位用户在红宝玲平台上转售了一条香奈儿金双C复古项链,净利润37264元。
    7月9日,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爱马仕的一些限量版手袋吸引了许多收藏家竞标。
    在张培英看来,奢侈品与其他二手商品的本质区别在于保值能力较强。
    一些经典奢侈品只要保养得当,就有流通价值,贬值风险不大。
    一些限量版仍然有升值的空间。
    “买了一件商品,可能用了一段时间就不喜欢了,花高价买一件新品感觉很浪费,但买二手奢侈品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从价格上看,二手奢侈品性价比更高,闲置几次我觉得也不算太差。”消费者周女士说。
    为了促进二手奢侈品的流通,胖虎平台推出了回收服务。
    用户购买产品后,4个月内行李可8折回收,手表1年内可8折回收,如果是会员,3个月内可9折回收。
    除了胖虎,飞宇等二手奢侈品平台也树立了回收高折扣卖给买家的产品的模式。
    在业内人士看来,买家转卖家不仅加快了流通效率,提高了交易频率和用户粘性,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二手交易。
    “问题就在这里。
    炎热的天气背后隐藏着隐患。
    二手奢侈品市场的火热发展也让其迅速成为资本的宠儿。
    近年来,红盲、胖虎、飞宇等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已完成多轮融资。
    业内人士认为,二手奢侈品之所以如此受消费者欢迎,一方面是因为奢侈品消费是渐进式的,二手奢侈品相对较低的价格让年轻人很容易购买;换句话说,复古永远是一种趋势,有时二手并不代表过时,而是代表一种趋势。
    贝恩咨询指出,目前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者不再局限于口袋有限的年轻人,购买藏品的专业古董买家也在增加。
    除了自身价值,新业态、新渠道的出现也让二手奢侈品迅速走进大众视野,带来了海量流量和高频交易。
    飞宇创始人黄世昌表示,在直播之前,二手奢侈品的交易频次很低,直播可以更便捷地触达用户,交易频次提升三倍以上。
    记者在几个出售二手奢侈品的直播间看到,一些热门手袋在几秒钟内就销售一空。
    然而,看似繁荣的二手奢侈品市场也隐藏着隐患。
    二手奢侈品属于非标产品,商品质量难以保证。
    记者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购买假冒二手奢侈品的投诉超过千条。
    根据有舍一派、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奢侈品研究中心、中国商业联合会奢侈品专业委员会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有舍一派综合正品鉴定率仅为33.6%。
    如今,作为非标准的二手奢侈品,在评估和鉴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方面还存在问题。
    此外,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我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流通缓慢,没有非经典、过时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少量限量炒作难以支撑大规模行情。
    对于假货问题,有平台表示,已通过组建专业鉴定团队、构建大数据库和商品评价算法模型等方式,对原有的不规范的二手奢侈品进行了规范。
    对于供应不足的问题,一些平台也开始瞄准C端市场,向个人消费者收取更多商品。(陈晴

    库存资讯 344 2022/03/30
  • 一边抠门一边买二手奢侈品,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啦?

    一边抠门一边买二手奢侈品,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啦?

    一周前,我们写了一篇文章,讨论年轻人对“奢侈品”的极大热情。
    (过门:今年的年轻人用“吝啬门”撑起了300亿市场)话音刚落,投资中国网独家获悉,上一次热议的食品品牌“好喜”引入新一轮融资。
    目前所知的是,五原资本和世纪佳缘资本已经入局,近期将有资本入局。
    本轮融资预计在本月底前完成。
    如果说,在零食行业,年轻人依然有对《小气》的热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现在,他们已经将触角伸向了奢侈品消费。
    “奢侈品”和“吝啬”这两个看似相反的词,实际上在相对下行的时间窗口里,在年轻人身上被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给一个不是新的二手奢侈品行业的消费市场带来了火种。

    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相关负责人对中国投资网表示:“2020年,我们的用户数量和交易额将增长5倍,2021年我们也会继续这样做。”
    第二奢侈品交易平台宝师傅的另一位投资人则向我们透露,“从去年到现在,GMV增长了10倍.整个行业平均增速至少是两三倍.”
    心动的创始人董博文直接上阵,在抖音上开始了直播。
    在每周至少三天的直播中,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人蹲着。
    一旦直播开始,他们就会迅速涌入直播间。
    一个几万元的包裹,经常被数百人抢走。
    超卖是家常便饭,董博文千万不要给球迷退款。
    在开通抖音账号的15个月里,她做了近200场直播,积累了82万名抖音粉丝。
    在我的心中有很多这样的账户。
    谈及进军直播领域,董博文感叹,潜力确实巨大,“顶级主播的月均销售额甚至可以超过一家上市公司一年的收入。”
    那么,年轻人的奢侈品消费热情真的这么高吗?
    私下里,我询问了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代的朋友,在这个非正式的样本群中,近一半的年轻人告诉我,我用自己的钱买的第一个奢侈品手袋。这个手袋是二手的。
    今天,我们将拆除它。
    年轻人“小气”生意的第二颗炸弹:二手奢侈品行业为何突然爆发?
    这个行业真的赚钱了吗?
    资本对这个行业的态度是什么?
    现在还是在这个行业创业的时候吗?

    转卖一条项链赚3万,谁在热衷二手奢侈品

    92年的吉吉是多件二手奢侈品的持有者,香奈儿三大金刚、迪奥经典戴妃、爱马仕手表应有尽有。凭借时常逛中古店的嗅觉,吉吉每次出手的目标都很清晰,“能被专柜复刻的经典款、品牌力、折旧程度和换手率。”虽然只是普通白领,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在盲目消费,甚至某种程度上,她甚至将入手二手奢侈品当作理财方式。“一些扛跌的二手奢侈品,不仅不会贬值,甚至使用一段时间在合适的时机出手,反倒还会赚钱。”

    红布林在8月10日发布的《2021上半年二手奢侈品消费榜》佐证了这一点,转卖一条香奈儿双C项链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3.7万元,转卖一只爱马仕铂金包能让一名消费者净赚超过2.5万元,转卖爱马仕凯莉包也能让消费者净赚1万元以上。

    但这并不是年轻人选择二手奢侈品的唯一原因。如若要探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这个品类进行消费的原动力,我们先来看看外部环境究竟有了哪些变化。

    首先,二手奢侈品绝非新鲜物种,在日本、英国、法国均有成熟的行业体系。在亚洲国家中,日本一直都以行业体系完善闻名,即使1989年日本爆发经济危机,在其他产业因为经济泡沫破裂而遭受重创之际,奢侈品牌却因为办公室白领的持续购买而屹立不倒,目前整个行业规模居于全球第二位,占据了28%的份额。相比之下,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起步较晚,2008年左右才有显现,但伴随着假货泛滥、市场不规范等乱象,一直发展缓慢,直到2015年随着具备标准鉴定流程的交易平台出现,才开始加速。我们熟知的红布林、包大师、心上等平台,几乎都是在2015年前后成立。

    真正的行业爆发是在2020年。你或许很难想象,疫情居然是这个行业爆发最直接导火索。“疫情之后,出国受限,原先已经养成出国进行奢侈品消费的人群失去了解决这一需求的最直接通道,代购的源头也直接截断,只能向内解决。与此同时,疫情之下,消费者对未来的收入预期也不如此前乐观,用更少的钱解决最大的需求成了最直接的办法,如果又想持续换新,二手奢侈品就是一个更高性价比的选择”,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对投中网分析称。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力量是,抖音等视频直播的快速崛起,正在给这个非标的行业注入大众普及以及快速展销的可能。根据抖音电商二手商品行业公布的一组活动数据,仅#二奢超u态度#话题活动,全平台总曝光量达到了4000万,其中黑马商家最高总结算GMV完成度近200%,直播间里,活动商家总交易量同比上月增长135%,这也就不难理解,心上创始人董博文所说的,头部主播月度交易量甚至能超过一些上市公司一年的营收。

    此外,这个行业也正朝着低龄化的方向发展,初步入职场人群对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能力显著提升。以红布林平台数据为例,其披露的用户数据显示,超八成用户为女性卖家,90后、00后占比达64%,主要用户群体来自于常驻北上广深等学历较高人群。

    估值暴涨,多家平台融资,行业可达万亿规模

    外部环境的变化,消费场景的变更,消费人群的拓展,正在拓展一个巨大的市场。2020年中国奢侈品线上市场激增约150%,占全球奢侈品市场份额20%。仅在单一季度内,二手奢侈品电商市场也增长逾500亿人民币。

    那么,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

    按照过去10年中国人在境内外消费的奢侈品中位数5千亿为基准,中国现有奢侈品的存量至少在5万亿元,二手折旧系数3-5折,相乘后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是数万亿的市场。对比欧洲日本等成熟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场能做到20%-30%的流通率,对标可见,目前中国的二奢有效流转规模大约在数千亿。而《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20》则预测,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未来可达万亿规模。

    市场正在释放,资本们也正在紧盯这个市场。虽然目前国内知名的二手奢侈品平台两只手数的过来,但疫情以来,二手奢侈品平台被爆出的融资就已超10起。2021年以来,也有4家平台完成融资。融资平台和进驻资方如下:

    5月,只二完成了数千万美元规模的C轮融资,由明裕资本领投,天府基金、元璟资本、红点中国、赫斯特资本跟投。

    6月,妃鱼已完成近3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某著名美元基金和五岳资本N5Capital联合领投,君联资本、经纬中国、晨晖创投等老股东加码跟投。

    同在6月,胖虎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星纳赫资本和ATM Capital联合领投,老股东渶策资本、彬复资本追加投资。据了解,相比于B轮融资,胖虎奢侈品的估值提升了数倍。

    7月,二手奢侈品平台值耀获5500万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万物新生(爱回收)集团战略领投,早期投资人华盖资本、晨山资本、清新资本、歌斐资产跟投。

    这些入场的资方里,有头有脸的头部美元基金,也有产业基金。融资的目的多为用于数据和供应链能力的提升。资方除了给钱外,还会给配套。比如,万物新生集团在给值耀进行投资之外,还为值耀开放线上流量及线下近千家门店作为其开展二手奢侈品业务的入口及服务配套,颇有些硝烟味道。

    那么,二手奢侈品行业,到底赚钱么?投中网多方打探,得到的答案是清一色的肯定。“目前你能叫得上名字的二手奢侈品电商,GMV都在数亿元到几十亿不等。”红布林创始人徐薇则直言,一件商品只卖一个的直播,单场直播下来可以卖到一两百万。

    对于二手奢侈品行业来说,不同的运营模式也会对应不同的成本。如若需要自己的一笔资金垫资去做流转,整体净利可达20%-30%;如若主攻供应链和信息撮合的生意,净利则在10%-15%之间。“这个利润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已经很高了。要知道,很多消费类创业公司成本都很高,流量成本就是一笔不菲的数字。但对于二手奢侈品行业而言,这个行业并不烧钱。”刘天杰告诉投中网。

    于是,资方进驻之时,也都带有较高的预期。刘天杰曾在两年多前投资了包大师,现在再来看这个行业,已经比刚投资时更为完善。“整个行业的利润率相对来说都比较好,合规性也很强,而且国外也有成熟的对标。目前的二手奢侈品平台,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出两三家上市公司应该没有问题。”

    “分散”、“非标”,二手奢侈品创业的模式之困

    谈论完行业火热的原因,资方对这个行业的态度,接下来再来看一下创业端。

    目前的二手奢侈品市场,主要以“二奢中古店”、“传统二手交易平台”以及“新兴二手电商”三大类为主。不同的形态之间,运营模式不尽相同。即便在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也有的企业专门去做线上流量,有的企业主要为小点赋能,有的企业主攻供应链……比如,胖虎就曾重金收购货源,而心上、红布林等品牌,则主要采取C2B2C的寄卖模式或与线下中古店合作的B2B2C模式。

    “每种模式都在往前跑,现在还没有到互相打仗的时候。”有投资人告诉投中网。但他同时认为,上游供应链的模式显然更有价值。但这个行业并不是那么好做。

    以往,供应链方向之所以一直都未被充分线上化、标准化、平台化,是因为供应链本身极度“分散”和“非标”。二手奢侈品SKU是海量数量,且一件只有一个,每件品牌、款式、尺寸、瑕疵情况等各不相同。非标、分散带来的好处是尚未有巨头渗透,带来的坏处就是“难做”——如何把分散的商品高效聚合在一起,把标准做透明、把交易世界拉平,这也是二奢市场玩家的终极考题。这也就不难理解,鳞次栉比的企业融资,用途几乎都会提到数据和供应链能力的提升。

    谈及心上的优势,董博文也强调称,“拥有非常完善的大数据算法,给闲置商品合理定价,可以帮助卖家比较快速地卖掉闲置,买家也会相对高性价比地买到自己喜欢的货品。”背后的本质,还是数据与供应链问题。

    另一个痛点在于供应来源的组织。
    “目前整个上游组织还是很凌乱,渠道杂乱无章,真假参差不齐,鉴定成本也很高。你很难找到一个更好更完整的货源直接销售。这需要很强的精细化运营能力。”刘天杰说。
    “就像二手车、咸鱼、转转等所有二手交易平台一样,谁能有能力持续寻找优质货源,并利用互联网与下游流量精准结合,就能成为这条链条的价值所在。最大的派对。”
    那么,现在是在这个行业创业的好时机吗?
    刘天杰认为,如果只是线下二手店,总会有机会,但对启动资金的要求比较高。
    假能力,这种能力需要时间和精力来学习和训练。
    但如果你想重建一个在线奢侈品交易平台,挑战将是残酷的。
    “现在机会不多,平台级的赛道已经挤得水泄不通,顶级品牌有大的融资加持,这些顶级品牌在资金实力和运营能力上都形成了领先优势.要想打造新的平台,必须要找到一个独特的点,而这一点现在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冯颖星

    库存资讯 194 2022/03/28
  • 中国人有多爱买二手奢侈品?崛起中的二手奢侈品市场

    中国人有多爱买二手奢侈品?崛起中的二手奢侈品市场

    麦肯锡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这一数字在2025年有望增至1.2万亿元,占全球奢侈品消费增幅的65%。


    一、 崛起中的二手奢侈品市场

    中国人有多爱买奢侈品?

    麦肯锡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这一数字在2025年有望增至1.2万亿元,占全球奢侈品消费增幅的65%。

    对于纳兰正秀而言,这些抽象的数据却有一种实打实的、沉甸甸的手感。

    “大大的钻石拿在手上,就像石头一样。”

    她曾经担任过银座国际珠宝尚品部负责人,每一场拍品征集从她手里要过价值两三亿的货品,她再从中选出三千万左右的精品来拍卖。在这个有钱人的游戏里,她知道了玩家们如何掂量翡翠的瑕疵、钻石的成色、一串项链如何拍到了上千万的价格,也看到了这个巨大增量市场的机会。

    “奢侈品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大市场,这是毋庸置疑的。去年有近8000亿的新品消费,在成熟的市场中有将近20%的流通率,也就是说有1000多亿货会流转到二手市场上去。中国的渗透率正在迅速增长。” 纳兰正秀告诉投中网。

    当从全世界的奢侈品汇集到中国,二手奢侈品的市场也在崛起,而这一市场的成熟,有赖于渗透率的进一步提高。

    “二手奢侈品交易当中,我觉得用户最大的痛点并不是买家不买,是卖家卖的意识还没有觉醒,导致了供给端上有比较大的缺口。” 二手奢侈品电商“只二”CEO祝泰倪奇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

    不少拥有奢侈品的人觉得没必要卖、不舍得卖、不敢卖。而他们,正在慢慢改变。

    96年的安迪从小就活的“很有安全感”,他有一张可以几乎随便刷的信用卡,家人的宠爱让他能轻松得到喜欢的东西。

    安迪是LV的“死忠粉”,他的衣柜里摆了十七八个LV,从鞋子、双肩、斜跨、手提、旅行袋、钱包...他都买了一个遍。他常常在ins上种草,一出新款就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去年为了买到LV的盒子款,安迪不惜加了一倍的价格。

    尽管安迪努力“雨露均沾”,但不少奢侈品还是“落了灰”:“我那双LV的皮鞋,买回来就没怎么穿过,因为太硬了,现在都丢在家里。还有那款双肩包,一年也背不了五次。”不过安迪没有卖掉它们的打算,包可以送人,可以给被朋友们顺走,但不到走投无路绝不会卖。

    经济下行的压力,也让安迪感觉“落差很大”。

    “落魄的贵族”,安迪在零花钱大幅缩水后调笑到,如今妈妈会常常念叨他不该乱花钱,不该买不必要的东西。“买奢侈品就是虚荣心作祟,和你没必要说虚的”,安迪说自己就是“人傻钱多”,深夜躺在床上,安迪也会偶尔后悔一下自己消费冲动。现在,他开始为家里着想,买起了优衣库、nike和无印良品。

    “信用卡被冻结的那一天,我会考虑卖掉他们”,安迪说到。

    经济下行的压力和二手市场的繁荣息息相关。在经济繁荣年代下,日本的奢侈品市场一路攀升,各大品牌的最新款都会在日本市场上抢先售卖,而后日本经济下行,过剩消费之下大量奢侈品流通至二手市场。日本二手奢侈品公司SOU Inc去年已在东京上市,总收入超过227亿日元,利润为11.4亿日元。

    尽管中日两国市场有诸多不同,不少人依然认为,中国大致将会走90年代日本二手奢侈品繁荣的老路,中国奢侈品消费将会从过剩的冲动消费,向注重性价比的消费过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安迪们卖掉手里的奢侈品,也会有更多人选择买二手奢侈品。

    除了宏观因素,主流消费人群和消费观念正在迁移,年轻人更加在乎体验本身而非拥有,买卖二手的心理门槛正在降低。一旦中国二手奢侈品的渗透率逐渐提高,市场潜力将进一步爆发。

    二、接力游戏

    二手奢侈品的市场,像一个接力游戏。

    “买新品的人,更在乎自己的感受,他们很介意别人有没有用过,他们喜欢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基本上不太喜欢买二手,但是会频繁的卖。” 纳兰正秀说到。

    接力棒的另一头是买家,“性价比”是买家们的核心词,他们大多想要买一个好包,但又不愿意花那么多钱,“如果我买了一个香奈儿的二手包,但我标识的是和新品一样的身份——我是香奈儿圈的,区别是只我花1/4的钱。”

    国内接力棒的两端基本上是两个圈层的人,这个观察和美国市场的情况也相似。

    波士顿集团和二手平台Vestaire Collective的调查显示,那些把自己的奢侈品卖出去的人当中,有70%自己并不购买二手奢侈品,他们倾向于买全新的。而买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者中,71%是因为无法负担新品的费用。

    接力棒的两端需要撮合。灰度的规则,让二手奢侈品的自由市场野生野长,诞生了一批新的逆袭故事。

    当初从河北到北京打工,李相眼前摆着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店里打工,一个是去餐馆里打工,李相选择了前者。

    他去的恰逢是一个卖二手奢侈品的店面,老板看小伙子年轻又长得不错还上进,有心带他,他也努力学着。短短几年时间,他摸到了客源、货源的门道,自己当上了老板,现在已经开了四个店面,交易额最低的店一年也就有五六百万的营收。他常常想,要是当初选了去洗碗,命运又会怎样。

    像李相这样的二手奢侈品中间商还有千千万万。这个市场里,两三千收走的包,五六千卖出去很正常。知情人士告诉投中网,从收货到卖货,这里面的利润空间的弹性很大,不少在30%~35%的左右,而第一个收走货的是最多的。

    纳兰正秀也看到了机会。2016年初,她创办奢侈品服务平台“包大师”,由奢侈品养护切入,后延展至二手奢侈品和新品交易等业务,2018年营业额近1.5亿元,预计今年将突破5亿元。

    今年十月,“包大师”宣布获得由华映资本领投、玖创资本跟投的近亿元A+ 轮融资。目前,包大师已与上海外高桥保税区达成合作,共同建立了“奢侈品平行进口交易平台”,推进建设中国奢侈品进出口交易大数据中心以及国家级法定奢侈品鉴定实验室,将业务拓展至B端和产业链。

    更多创业公司加入了队列,寒冬中投资机构也相继出手。

    今年11月,二?奢侈品交易平台“奢交圈TiAMOO"获得由德迅资本领投,千行资本跟投的千万元天使轮融资。卖方在共同上传商品、完成估价后可以在平台上寄卖,平台上主要是个人卖方和买方模式,平台通过赚取交易差价盈利。

    今年8月,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红布林(Plum)”完成了两千万美金B+轮融资,领投方包括某著名美元母基金和Recruit。红布林通过C2B2C模式切入,创始人徐薇曾透露,在用户数、GMV等指标上,近半年内实现了5倍的增长。

    今年7月,二手交易平台“只二”完成千万美元B轮融资,领投方是赫斯特资本,元璟资本、华创资本及红点创投中国基金跟投。目前平台的用户超过200万,在售商品超20万件,平均客单价超过1000元。

    去年11月,轻奢品售后公司包拯获得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的支持,同年1月,闲置奢侈品交易服务平台“胖虎科技”正式宣布完成1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心上”完成由GGV纪源资本和愉悦资本共同领投,北极光创投追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

    创业者和投资机构相信奢侈品市场正在新平台崛起的窗口期。虽然前有闲置交易平台闲鱼、转转,后有主打新品的寺库、天猫Luxury Pavilion、京东入股的Farfetch,但二手奢侈品是典型的非标商品,从货源、鉴定真伪、判断成色、确定估价、售后维护等有一条复杂的链条,而大平台对此的改造还有所欠缺,这就给了创业公司发展壮大的机会。

    C2B2C,是二手奢侈品平台常用的切入模式,有的平台直接买断,有的平台为买卖双方提供鉴定洗护、定价寄卖等服务,通过撮合买卖两端来获取服务费收益。但线上的生意看似红火,其实只占了小头。

    二手奢侈品市场像一座冰山,华映资本投资总监刘天杰分析到,很多人看到的线上流量只占了10%,二手奢侈品有90%的交易在线下完成。水下,才是这座“冰山”的主体。

    三、水下冰山

    上海静安区的某家中古店内,一面复古红底的墙上陈列着上百个香奈儿包包,从最经典的款式,到流行的珍珠包都在其中,让进来的顾客眼睛发亮,中间还摆放着香奈儿的黑白画像,暗示着在这里:“潮流易逝,风格永存”。

    除了Chanel之外,LV、Celine、Gucci、爱马仕、范思哲、Dior各种大牌包包、戒指、耳环、衣服等都陈列在展示柜里,其中不乏绝版。不止买,这家店还可以提供寄卖、鉴定、保养的业务,复古的格调很快成为了小资女孩们的打卡地。

    当还有人企图“用互联网模式干掉线下”时,刘天杰在做过完整的调研后却认为,这样的商家掌握着最多的货源和顾客,线下,才是二手奢侈品的主战场。

    “你想用一个多么新奇的方式去颠覆传统行业,现在证明可能没那么可行。因为它里面形成了各种利益结构,每个层级已经有了稳固的规则。什么样的中间商容易被消灭掉?只提供交易信息,在履约上不提供任何帮助的情况,因此,标品的中间环节是最容易被干掉的。但在奢侈品行业,每件货都是独一个,中间商在真真正正地创造价值。”

    比如线下的体验感,就是线上无法取代的。

    “二手奢侈品是一个有温度的生意。" 刘天杰进一步分析到,“它是一个非标的事儿,需要很多润滑的环节,店员有的时候就像姐妹一样,打消你的顾虑,给你安利这个包如何美。有时候,人家和你聊了那么俩月,你实在不好意思买了一个包,这是平台做不了的吧? ”

    洁羽看重了一个Burberry的帆布包,在电商、代购、线下各渠道纠结后还是选择了线下,那种在店里精挑细选的感觉让她多花钱也在所不惜。她剁完手后被朋友吐槽:“怎么买个布的,你的包包还不如你的购物袋看起来高档”,但她还是觉得这钱花的很值。她分析到:“皮的又怎么样呢,多贵的皮能值这么多钱? 所以说,买奢侈品重要的不是包,而是一系列体验。”

    线下的商家不仅帮助奢侈品进入到二手市场上流通,还承担资金和库存风险。

    刘天杰分析到:“奢侈品会压货,商家是要先行垫资的,如果一年半载都卖不出去,折价处理就要在单品上亏损。这些人能赚到钱,我们相信,是因为提供的价值多、承担的风险大。”

    对于线下店来说,核心是对流量的运营能力。“你的自然流量就那么多,如果一年进店1000个人,这1000个人能有多少转化,要看你够不够努力,看你在私域里聊得怎么样,引导裂变的方式够不够灵活。有的人做1000个用户裂变成了5000个,有的只剩下200,说到底,这是一个重服务的生意。”

    而对于线上平台来说,光是奢侈品的低频属性,就够尴尬了。

    “你从奢侈品这个品类在线上直接拿钱去把流量砸进来,这玩意儿完全算不过来账的。打个比方,一个流量,买过来的是1000块,可能最后只在他身上赚到了200块。”

    说到底,“高频打低频容易,低频打高频难”,刘天杰总结到。

    “因为对于用户来说,半年买一个包频率已经算高了,可半年之后,他可能已经忘了当初在哪儿买的了,所以这里很难产生用户心智。买奢侈品是一个低频的消费,整个行业里唯一高频一点的,可能是养护的需求。如果京东说要做奢侈品,我觉得这make sense,但是现在奢侈品平台说要做京东那就很难。这就是高频和低频的区别。”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二手车的赛道里。

    “瓜子二手车,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为了把这句广告植入用户的心智,杨浩涌在过去三年豪掷了数十个亿。 但几十亿砸下去,没有干掉中间商,中间商反而成为了平台上粘性最高、停留时长最高的用户。

    如今,这句广告已经悄悄消失。今年上半年,瓜子二手车开启“全国购”业务,通过打通全国车源、并计划在金融、车后、物流、定价、检测等基础能力向全行业输出,为中小型车商赋能,去中间商的说法被彻底放弃。一位瓜子内部人士告诉投中网,瓜子内部现在的提倡“拥抱车商”。

    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到“拥抱车商”,瓜子饶了一个大弯又回到原点。

    究其原因,二手车市场的问题也和二手奢侈品行业有相似之处,车商拿货源、撮合交易的同时,还承担和资金和库存的风险。优信创始人戴琨就曾公开表示,不赞同“去车商”,车商的确创造了价值。

    二手市场中,如何处理和线下商家们的关系,微妙,又很核心。

    商家对平台有戒备之心,担心平台来不仅仅来“赋能”的,最终还是要抢生意。而对于平台来说,就是要用明确的分工、有诱惑力的服务把更多小B“绑”在平台上,并进一步向上游发展,到最后,把利润空间最大的部分占为己有。

    "B是抓手,C是未来。"

    Plum CEO徐薇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并透露正在建立一万平米以上的处理和中心的仓库,为的就是规模化标准化地在上游直接收C的货。

    “在这个行业里面我们看到其他一些小伙伴也在做,百分之七八十的货来自跟B的合作,这个事我怎么理解呢?B是很重要的抓手,因为它把一部分C组织起来,获取了C的资源,然后做了很多商品处理的工作,交到你的手上,你帮它卖。对这些B来讲,你就是一个销售,做的是倒卖的生意,所以自然而然对行业的控制是弱的,毛利是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构建自己长期服务C的能力,走到最上游。”徐薇说到。

    四、线下之痛

    在这个非标的市场里,想把服务做好,第一步要解决的是信任,特别是在真假难辨的二手奢饰品市场里。

    怕买到假货,是多数人不敢买二手奢侈品的原因。

    为了给心爱的姑娘一个惊喜,张辰攒了半年的工资给媳妇买了Gucci的新包,心爱的姑娘抱着包哭了:“最贵重的是这份心意,他愿意给你最好的东西。” 张辰说他从没有想买二手,一方面是送给媳妇,一方面是根本不相信各种代购。

    “假货实在太多了,真货连20%~30%达不到。”

    闫闯是一名奢侈品鉴定师,每年过他手的鉴定品上万,从业的6年时间里,他每年都在目睹货品和人心的真假。他粗略地统计了一下正品率,给了一个保守的估计。

    这些假货充斥在各个渠道,从线上电商平台、到线上的商家、代购都难保真假。

    他曾经帮一个刚毕业的女孩做鉴定,对方送过来一个从代购手上买的Parada杀手包,这是她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来的,结果一件鉴定,假的。有时候,熟人也不能相信。闫闯就遇到过一个姑娘就被自己的亲闺蜜给坑了,闺蜜告诉她下个月要去趟东京,帮她带回来一个LV,从票据、海关、盒子一应俱全。一鉴定,还是假的。

    “送到我们这儿来鉴定的,有三分之一的货是不对的,没有办法进行二手交易。” 纳兰正秀认为,真正的问题还在源头。中国有最大的A货生产基地,一个成本几百块的赝品仿得就挺好了,批发给商家也就一千左右,出去了好几千,甚至上万。有些小商家禁不住诱货,可能会真货假货掺着卖。

    “假货对整个行业都造成了伤害,不能让劣币驱逐良币。”纳兰正秀说。

    这是一个灰度地带,办案困难,暴力驱使下,这样的勾当屡禁不绝。

    为了进一步解决真伪鉴定的问题,纳兰正秀告诉投中网,包大师希望通过和上海外高桥集团的合作,打造国家级鉴定实验室,提高产业链透明度。

    如果假货是行业的痛点,那么货源就是商家们的痛点了。

    想要进二手奢侈品的圈子里并不难,报个奢侈品鉴定的培训班,或者认识一两个业内的朋友,就可以跟着串货了,在大型的会展上,每一期的成交额可以达数亿元,会展期间在酒店房间了推开门,一条大毛巾上可能就摆着几百万的货。

    难的是收货,它是二手奢侈品的核心环节,大部分的利润也被第一个收到货的人拿走了。

    收货的价格弹性很大,利润空间不定,主要“看人下菜”。运气最好的情况就是帮富人“清衣柜”,对于一些人来说,别人眼里的奢侈品不过是他们的生活用品,东西多了摆不下的时候,就清理一下,也不太在乎价格。

    “收一堆香奈儿、Gucci的包包,还顺便送你几条一两万的腰带。对他们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闫闯说到,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不是天天能撞见的。

    但想要持续收到一手货源并不容易,收货的行为难预测,线上流量太贵,线下流量又分散,在这门基于信任的生意下,一个个二手奢侈品的小据点,成了收货中心。

    压货的资金压力也让商家们头痛。

    “赚的钱看不到现金,都压在货里。” 这是线下商家们的现状,一个中古店老板一年赚了六七百万,但大部分钱都压在货里。有的商家一个箱子一打开,里面装着几十只名表,等哪天他清仓不干的时候,钱才能真正全回来。

    “像LV老花、香奈儿、爱马仕一类的通货,很好出手,反而是那些走秀款,太有个性的东西不好出,憋在手里也怕卖不掉。”一位线下商家说到,做这门生意,眼光也是个门槛,要了解行情,知道什么是通货,又如何搭配着去卖。

    除了承担资金风险之外,线下的生意天花板低,获客的流量容易碰到瓶颈,后续的管理也常跟不上。

    每个线下店的老板几乎都会经营自己的私域,比如让进店的人关注自己的公众号,或者积累个人微信号的流量。以店下为轴心,手里捏着一片精准用户,踏实经营就能变现。但这样的模式需要依靠熟人的关系网去拓展客户,把附近的人都洗完一遍之后,再想辐射更远的人群容易增长乏力。

    “有的店员手里存够了足够多的用户后,他就会调走,自己开一个店”。这个商家反映的问题也是线下的普遍问题,还有鉴定、管理等一系列问题,都限制了线下生意的扩展。

    如何解决这个非标生意的痛点,是平台们要考虑的核心问题。

    Plum正在建立一套标准化的收货流程,从鉴定、评级、报价到上架在每个环节进行打磨,试图去最上游的C端手上直接收货。

    Plum同时尝试在直播上发力。CEO徐薇说:“没有比二手奢侈品更适合直播的品类了。”她认为,二手奢侈品一件只有一个,在直播间里,商品的所有细节、瑕疵都可以一一得到展示和解答。她透露,在直播中,最好的场次里商品动销能达到70%甚至更高,客单价也比普通场景高一倍以上,达到3000元~5000元。

    包大师则更多考虑为商家赋能,打造奢侈品的产业链闭环。靠包大师来发展养护、二手交易、新品帮买的业务;通过商家版的SaaS系统,提高货品流通效率;新产品“同框”从数据、鉴定和通关服务等环节上服务海外商家和国内的经销商,为国内消费者欧洲同价的奢侈品。(雪颖

    尽管二手奢侈品市场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但这也是创业公司的机会。标品的市场已经被巨头占据,非标的市场巨头们暂时应接不暇,这段窗口期显得尤为宝贵,新的独角兽有望诞生。

    “二手奢侈品的市场足够宽阔,这是底层的核心逻辑。” 刘天杰依然看好这个赛道,在这个够长的赛道里,“只要切出一个点,就至少有几十个亿”。

    不论未来是谁切分了这块蛋糕,靠一个包、一只手表定义“我是谁”的游戏还将继续。

    库存出售 261 2022/03/07